<big id="jlljj"><strike id="jlljj"><span id="jlljj"></span></strike></big>

<pre id="jlljj"><ruby id="jlljj"><ol id="jlljj"></ol></ruby></pre>

    <big id="jlljj"><strike id="jlljj"><span id="jlljj"></span></strike></big>

      <big id="jlljj"></big>

      股票期權專區

      股票期權基本概念

      股票期權基本概念

      期權是交易雙方關于未來買賣權利達成的合約。就股票期權來說,期權的買方(權利方)通過向賣方(義務方)支付一定的費用(權利金),獲得一種權利,即有權在約定的時間以約定的價格向期權賣方買入或賣出約定數量的特定股票或ETF 。當然,買方(權利方)也可以選擇放棄行使權利。如果買方決定行使權利,賣方就有義務配合。

      家宴

      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天。兩人吃完飯分別后,白果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和進才相識于大學攝影社團,以往社團周末組織室外攝影活動,進才與白果也都最為積極,雖然同是攝影愛好者,但是兩人過去的交集并不是很多。在攝影社團里,白果是無可爭議的明星人物,不用刻意裝扮,已揮灑出無法掩蓋的光芒,儼然攝影社團招徠新社員的頭號招牌。在白果這顆明星周圍,似乎從不缺少衛星。

      在接下來的一個月,進才不敢與白果聯系,他知道白果為了準備”二進宮”考試,將下班后的所有時間都埋首在期權知識學習上,甚至在上班時間也會趁著老板不在時偷偷地瞄上幾眼,隔壁的同事趙小胖好幾次都冒出頭來想要一探究竟。

      期權能夠產生這般吸引力,連白果自己都始料未及。是期權本身散發的磁場與魔力,還是僅僅想證明自己,白果一邊擺弄著桌上的手機,一邊心里嘀咕著。白果也不記得有多少天沒有收到進才的短信了,只是每當手機亮起時,都會條件反射一般地瞬間摸到眼前。

      “又是一條羊毛衫打折促銷的短信,”“果皺了皺眉,”某移動愈加不靠譜了,會不會連進才新發的短信都給過濾掉?”這念頭也只是一閃而過,白果合上書本,用紅筆在手邊臺歷上畫了個眉飛色舞的圈。明天就是再戰沙場的曰子。”養兒防老,養書防考,白果躺在沙發上,盯著墻上的一幅意識流版畫,腦海沙盤中一遍遍排練著明日的考試路演。

      第二天考試異常順利,期權定價知識經進才講解,白果記得出奇牢固,那本進才推薦的書也大有葵花寶典之效,在考卷中多有體現。一個月蓬頭垢面的努力果真沒有付之東流,看著熟悉的題目,白果在考場中數次露出”小白在此,如來小佛拿命來”的得瑟神情,監考官也似乎嗅到一股不同尋常的味道,神情恍惚地多次欲走上前來查探一番,都被白果幽幽而又飽滿的眼神逼了回去。

      考試結束后,白果搖了搖因為太過緊張而有些發酸的脖子。窗外不知何時飄起了小雨,淅浙瀝瀝灑在窗上,形成一道道無軌跡可循的雨簾,提醒著考生一場激烈的考試才剛剛過去。白果回想著備考以來的狀況,對初識不久的個股期權也不再像進才第一次向她介紹這一什物時那樣霧里看花、水中望月了。數月前還遮在眼前的層層迷霧,被進才似乎會變魔法的雙手輕聲一拂,頓時如換上美曈一般,將個股期權世界中的萬物盡收眼底。

       

      陷入沉思良久,白果這才發覺監考官瞪著如千年巨蛇燈籠般大小的雙眼,帶著考完還不速速離場的怨念,胡亂向自己打來。此地不宜久留,看著考場下方一個個沖進雨幕的身影,白果這才想到早上出門匆忙,忘記帶雨傘。想起之前自己自嘲式的微博名”笨笨紅燒肉”還真挺貼切,也難怪父母大人不放心,一直催著自己趕緊處個對象有個照應。

      考場門前還擁擠著一群同白果一樣忘帶雨具的考生,一邊與同行的伙伴討論考卷的內容,一邊無可奈何凝望著意猶未盡下個不停的小雨。白果背著書包擠到了陣線的最前沿,這個式樣普通、繡著蒙奇奇圖案的背包跟在白果身邊已經有些年份,原本一直裝著白果最心愛的攝影器材,而今換成了一本本飽經摧殘的期權教材。攝影授人以另一個角度觀察和體驗現實生活,而期權則讓人看到了一個截然不同的斑斕世界,迷戀上期權想來也是不無淵源了。白果取下書包放在頭頂,正欲沖入雨中時,忽然看到馬路對面進才撐著雨傘,向自己的方向用力地揮著手。

      “你怎么會在這兒?”待進才靠近,白果仰起雖被發梢掩蓋大半,但依然隱現出優美曲線的脖頸,”大周末的,您不是一般宅在家里潛心研究期權或者忙著刷微博嗎?”自從兩人因期權熟悉起來以后,白果也不經意間開始顯露出調皮的一面,時常拿進才打趣。

      “早上給您發了條短信提醒您今天有雨,”對于白果的調侃,見過期權市場大風大浪的進才自然應對有方,”看您沒回短信,就料到馬小姐又犯了老毛病。”

      “馬小姐?”白果揉了一下眼睛,確定眼前的這位是進才不錯。

       

      “馬大哈小姐啊,”進才擠眉弄眼笑起來,為自己的有力還擊得意不已,”餓了吧,請你吃東西,算是預祝你此戰告捷。”

      華燈初上,魔都的夜色在雨中也褪去了以往過多的妖嬈。進才與白果傾聽著腳下不時有水花濺起的聲音和風雨之間的婆娑互語,許久沒有開口說話。

      寧靜無處不在,而你只需去聆聽。

      “今天考試情況如何?”最后還是進才打破了沉默。

      “說起考試,還要多謝師兄的神功傳授呀。”

      夸完進才,白果才將考試中碰到的疑問一一提出。這些對于進才來說,解釋起來并不太難。聽了進才的講解,白果心中喜憂參半,但通卷算來,通過的概率還是比上次高了不止一個音階。對進才,白果還是心存感激的。從微博上的短暫互動,到逐步引領白果步入期權殿堂,再到考試前的集中輔導,而今又導演出雨中救美的電視劇情,進才的心思白果不可謂不清楚。

      “如果這次考試通過的話,來我家做客吧,我親自下廚答謝您。”聽到白果突然冒出來的這句話,進才愣在原地,受寵若驚??粗M才這副模樣,白果終于還是忍不住給了他最致命的一擊,”我家的地址您是知道的吧,每天刷我微博先生。”

      盡管浮沉股海數載,進才的智商不容置疑,但此刻腦海恰如剛看到自己的重倉股遭受重挫那般,一片空白。”不見不散!”白果一個箭步邁進攔住的出租車。

      “那我一定帶瓶紅酒登門拜訪。”進才向著并未駛遠的出租車的方向高聲喊了一句。為什么會是這句,最近國產反腐劇看得實在太多,進才離奇自己的愚鈍,用牙齒狠狠地咬了下自己的下唇。

      又是一個傭懶的周末,進才在周五就已處理完手上所有的事情,沒有加班的雙休日才是看得見的幸福。陽光甚好,滿滿地照入進才雖然不大但五臟倶全的小房間里。進才躺在自己略顯松軟的床上,若有若無地看著電視上正直播的NBA籃球比賽。

      這時,進才聽到手機鈴響。周末有人打進電話可不是一件應景的事

      兒,進才不情愿地拿起手機,竟然是白果來電。進才趕緊接通了。

      “是不是最近地球太危險,您老化作青煙跑路去水星避難去了,火星人?”進才一接電話就不無好氣。

      電話那邊傳來白果噗噗幾聲淺笑,”幾日不見,功力又見長進啊,火星人讓我轉告您不用再隱瞞小怪獸的身份了。”說完,一聲充滿千年怨念的長嘆迎耳襲來。

      “怎么了?莫非考試又……”進才想了一下,但也只能想起這一件事來。

      但如果不是因為期權,進才恐怕連這一件事都想不出來吧。進才不知道是否該慶幸,突然又對什么都不確定起來。

      “是考試,哎……”

      “這一次差了多少呀?”進才最見不得女人嘆氣,每次在動漫中看到有神物口吐寒氣,或者有人使出一招寒冰掌,都會覺得女人的嘆息也就如此。

      “哈哈上當了吧,不過分數比不上您當年。”白果發現自己也多了那么幾分小邪惡。

      進才不由地咽了一口氣,不僅因為自己也算白果的半個入門師傅,徒弟不爭氣,師傅自然難辭其咎,”怪不得地球更危險了,原來是火星人太狡猾太可惡。”

      “下個周末沒事的話來我家做客吧,VIP級待遇哦。”進才又一次受寵若驚得說不出話來。多么美妙的周末??!

      “鴻門宴吶,沒問題。”進才掐著嗓子扯出不怎么地道的港臺腔,隨意而又肯定地答應了下來。

      也許是期權讓兩人相處的交集變多的緣故,如今進才見白果時再也不會像一個月前那么小鹿亂撞了,偶爾他還會調侃這個學妹一番,而白果要么伶牙俐齒地把他反駁得啞口無言,要么嬌嗔一笑讓他不知所措。

      一周的時間過得很快,進才發現與很多人在期盼某件事時會覺得時間變慢不同,自己在這一周里反而能夠更集中精力去工作。進才并不覺得自己是工作狂,只是因為在工作之余找到了期權這另一處興趣所在,生活并不空虛。

      周末轉瞬即至。

      盤算好登門的時間,進才提前來到白果家所在的碧蕓社區。碧蕓社區算得上是魔都非常高端的國際社區了——無論是房價還是環境,都是進才這等”男屌絲”望塵莫及的。徜徉在社區的小石子路上,小河的彼岸豁然可見一棟棟連體別墅,進才突然意識到,他正在追求的是不折不扣的”白富美”。

      到了約定的時間,進才按下3號樓303室的門鈴。只見白果左手持刀、腰系白色圍裙出現在門前,刀尖和圍裙上還閃著血滴點點,在門前地板弱光的反射下,竟隱含著幾分詭譎。進才哪見過這等陣勢,不由地雙腳側向了電梯一點的方向,按照TVB劇《讀心神探》里的解釋,這是想逃跑的征兆和表現。進才趕緊用余光向衣柜間瞄了一眼,昨晚休息時觀看的電影《美國精神病人》的陰影開始襲來,患有嚴重精神分裂癥的男主角都是將自己謀殺的人藏尸于衣柜間中,進才也仿佛從衣柜間的縫隙里看到絲絲血漿滲了出來。連白果圍裙上的血滴也忽然化作一個個充滿血絲煞紅的眼睛,直直地盯著進才的雙眸。

      “愣著干啥,還不進來?雞才剛剛殺好白果搖了搖手上的尖刀,晃出一道刺眼的刀光,直射進才茫然的眼睛,進才這才回過神來。          

      “雞?”進才故作驚愕狀,指了指白果身上的雞血,”不知道是哪只雞竟慘遭如此不人道的

      殺戮!”

      “怎么,沒見過本姑娘這番打扮殺生呀,快進來吧。”白果聞到背后傳來一股略糊的味道。

       

      進才還真是第一次見到白果這種居家裝扮,不施粉黛的她更顯清純可人。如此大的反差讓進才一時語塞。

      白果居住的房間面積并不大,但格局設計得井然有致,收拾得也干凈利落。不少地方點綴著亮色和卡通的圖案,陽臺上整齊地擺放著幾株鮮艷的盆栽,再加上家具的款式與色調,能

      讓人馬上猜到這是女孩子居住的地方。房間客廳沙發上隨意散落著幾本時尚雜志和攝影期刊,門廳兩側墻壁上還掛著幾幅白果拍攝的照片,其中有兩幅還是在與進才一起參加的活動中拍攝的。

      白果招呼進才在客廳先坐下,自己忙不迭一頭扎進柴米油鹽工作間繼續動刀動槍操作起來。進才本來提出要幫忙,但白果執意要自己完成這一餐杰作,看著白果舍我其誰的作戰姿態和左手刀右手鏟的駭人利器,進才也只好不再堅持。進才明白,對于堅持己見的女人,萬萬不得迎頭而上,還是以退為進方為良策。

      看著廚房里忙碌的白果,進才在客廳隨手翻著雜志,本來說的再等半小時也慢慢過了近一小時。

      “真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白果擦了擦額頭,將剛出爐的飯菜端上了餐桌。小雞燉蘑菇,咖喱牛腩,紅燒肉,色澤分明的三個主菜圍繞著坐鎮中心的西紅柿雞蛋湯,雖說不上特別誘人,但也可見白果著實費了一些功夫,即使進才在公司食堂已經稍有些吃膩了這樣的菜式。

      “沒事,VIP=VeryImportantPigeon,大號被放鴿子王嘛,”進才悶聲了好久,一張口就得理不饒人,”相對于這個,我更關心飯萊有沒有被投毒哈哈。”

      白果拿來早先準備好的餐具,瞪了進才一眼,”說好的紅酒呢?”

      竟然還是被白果聽到了,進才只怪那晚的風雨聲還不夠大,”不好意思,剛才樓下你們社區一只臘腸犬在身后一直跟著我,我猜它是不是患了抑郁癥想要借酒澆愁,就把酒留給了它。”

      注意到進才的窘態,白果也來了精神,一掃剛才風塵仆仆的匆忙,”小女子知恩圖報言而有信,為了感謝進大俠出手相助,特備此薄酒,不成敬意。”

      “那在下就恭敬不如從命了。”進才拈起了碗筷,嘗了一口最喜歡的咖喱,濃濃的咖喱香順著早已青黃不接的腸道刺激著五臟六腑,讓進才想起了《食神>中的黯然銷魂飯,一滴熱淚順勢穿過眼角奪眶而出。

      辣!辣得痛徹心扉!

      白果趕緊遞上一張紙巾,”實在不好意思,讓您做我的小白鼠了。”

      進才大口喝了幾口水,這才緩過來,”看來我還是輕視了VIP的含義,

      這分明是VeryImproperPunishment嘛。”

      “真心感謝你輔導我準備期權知識測試,我的資格證里,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白果真誠地舉起酒杯。

      進才一時幸福得有些暈眩。不過既然說到正題,進才少不得再顯擺顯擺:”那師傅借機再考考徒弟,你知道什么叫買入認沽期權策略和賣出認沽期權策略嗎?”

      白果想了想,卻好像什么也記不起來了。

      “首先,如果對市場或者某一股票看空,就可以買入認沽期權。買入認沽期權建立頭寸要能盈利,標的證券的價格就必須下跌。對于期望標的證券下跌而買入認沽期權的投資者來說,吸引他的是獲取遠遠高于他所付權利金的潛在盈利可能性。”進才先是概括性地介紹了買入認沽期權的一般情形。

      “這就像是一種含有投機性的策略對吧?”白果說出了自己的第一感覺。

      “投機只是買入認沽期權的其中一種目的。另外認沽期權也有保守的用法,可以成為非常有效的定期保單,用于保護標的資產的價值。”進才看出了白果眼神里有些迷茫,繼續解釋道。

      “買入認沽期權就像是買保險,當投資者持有現貨股票,并想規避股票價格下行風險時,就可以買入認沽期權作為保險。”

      為了更清楚地介紹買入認沽期權的保險功能,進才接著舉了個例子。“例如我持有1000股現價42元的CD證券股票,買入1張行權價格為40元的認沽期權,當股價上漲時保留了股票的上漲收益,當股價跌破40元時,我可以行使期權以4?元賣出股票,從而保證了我的股票價值不低于4萬元(1張x40元x1000合約單位)。認沽期權對于我來說,就如同一張保險單。如果股價不跌反升,投資者所損失的不過是權利金而已。”

      白果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這個策略不錯,以后我再炒股的時候可以派上用場啦。不過你為什么不買行權價為42元的認沽期權呢?那樣不是可以保你的股票價值不低于4.2萬元了嗎?”

      “買行權價為42元的認沽期權S然也可以,但是平值期權的價格比虛值期權貴,你要付出的權利金更多,如果最后股價不跌反升,你損失的權利金也更多。通常來說,如果要給自己的股票買保險的話,應該把平值、虛值期權的價格做個比較,計算不同期權帶給自己的損益情況,然后再選一個適合的合約。事實上多數成熟的期權交易者對虛值期權有著特殊的偏愛,它的使用也比實值期權廣泛得多。”

      “嗯,還是你看得透徹!看來實戰的話我還差得遠啊。”白果嘆道。

      “說到炒股,就要講到下一個期權基本策略了:賣出認沽期權。借助認沽期權,可以降低買入股票的成本。投資者可以賣出較低行權價的認沽期權,也就是虛值期權,為股票鎖定一個較低的買入價(即行權價等于或者接近想要買入股票的價格)。若到期時股價維持在行權價之上而期權未被行使,投資者可賺取賣出期權所得的權利金。若股價維持在行權價之下而期權被行使的話,投資者便可以按原先預估的價位,也就是期權的行權價買入股票,而且實際成本則因獲得權利金收入還會有所降低。”白果聳了聳肩,表示似懂非懂。

      “還是拿CD證券舉例吧。比如近期我想買CD證券的股票,但是目前股價為40元,我覺得估值太高了,36元才是比較合理的價格,所以只有當CD證券的股價在36元左右的時候,我才愿意買。這時候我可以賣出—個月后到期行權價為36元的CD證券認沽期權,并獲得280元權利金。—個月后如果CD證券跌至36元以下,則我的期權將被行權,對方將以36元的價格賣出CD證券股票給我,我則花費36元x1000合約單位=36000元買入股票,加上之前收入的280元權利金,我實際上是以每股35.72元的價格買入CD證券,比我之前的心理價位還略低點。如果CD證券沒有跌破36元,我就收入280元權利金,也沒啥損失不是?”

      “贊??!原來賣出認沽期權有這樣的妙用!”

      “那是,股神巴菲特就經常用到賣出認沽期權的策略,”巴菲特在進才心中的地位是他人無法比擬的,”早在1993年4月,巴菲特在對可口可樂公司的資產和股價作出評估后,以1.5美元的期權金賣出300萬張、1993年12月17日到期、執行價為35美元的認沽期權合約,當時可口可樂股票的市價是39美元左右。此后巴菲特又加賣了200萬張認沽期權合約。對巴菲特而言,若1993年12月17日可口可樂的股價在35美元以上,那么這份期權就是廢紙一張,巴菲特可以白拿這1.5美元X500萬份=750萬美元的期權金;但若屆時股價低于35美元,巴菲特就必須按35美元的價格買入500萬股可口可樂,當然因為之前收取了1.5美元期權金的原因,所以可口可樂只有跌破33.5美元時巴菲特才真正虧損。對巴菲特而言,本來就有不斷增持可口可樂的打算。若可口可樂不跌,那么白賺點期權金也是好的;但是若大跌,那么期權金就等于市場補貼你1.5美元去買入可口可樂,同樣也是好的。對于一個長期投資者而言,這成為上漲下跌兩相宜的投資方法了。另外,巴菲特把賣出認沽期權當成是一種類似保險業務的投資活動,即收取保費(期權金),在股市下跌時為他人提供風險保障。保險業務一直是巴菲特主掌的伯克希爾公司的主業,也是巴菲特非常熟悉并且運作了很多年的生意。而期權最重要的用途之一恰好就是為投資者提供保障、轉移風險。因此巴菲特在期權的交易過程中采取與保險業務完全一致的決策機制,把賣出期權當成一種承保業務。”

      進才見白果聽得聚精會神,目露崇拜之色,越講越起勁。”當然,股神巴菲特有自己獨特的賣出認沽期權的思路。首先,巴菲特大量賣出的是長期期權。你知道,期權的期限越長,時間價值越大,期權也就越貴,巴菲特認為長期來看,股市是會上漲的,因此賣出這樣的長期期權,既可以獲得巨額的權利金收入,又可以避免較高的行權風險。巴菲特賣出的大部分期權都是15年到20年的期權,光是期權金一項就收入了48億美元。其次,巴菲特賣的主要是歐式期權,買方只能在期權到期日才能提出行權,而在到期日之前,巴菲特不對買方負有任何形式的義務。隨著時間的推移,當股市利好,指數上漲,期權處于虛值,且期權的時間價值減少時,巴菲特就會趁著期權價格大幅下跌之際進行平倉操作,從而以高賣低買的方式實現盈利。例如在2010年下半年的這樣一次操作,他對8個期權合約的平倉就直接獲利2.22億美元。通過采用在場外市場賣出期權的策略,使得巴菲特不但無需為這些期權合約中的大部分支付抵押擔保,而且期權金到了巴菲特的手里,就變成了一大筆無息、免費,且可以隨意使用的資金。而這樣一大筆現金在投資大師巴菲特的手中肯定不會放在那里睡大覺,股神對這筆錢怎么個用法,能產生多少追加收益,也就可想而知了。”

      —口氣講了這么多,白果也聽得目瞪口呆:真不愧是股神,這個策略可真是要認真學習和領悟才行。”進才看到白果呆若木雞的模樣,才曉得剛才提到的48億美元權利金收入和2.22億獲利這兩個數字對白果來說簡直是致命的誘惑和沖擊。

      進才生怕白果直接暈過去:”好了好了,趕快收起咱們的口水吧,股神豈是人人都能做的?“。

      白果卻不以為然,認真記下進才講的這兩個策略,如果說以前學習的知識還只限于紙上談兵的話,那么進才親口講述自己在期權市場中摸爬滾打的故事則大有實戰的味道。白果聽得入迷,還想要進才講更多一些,這時白果的電話鈴聲大作,依然是蔡健雅的那首BeatuifulLove。有人說,毀掉一首歌的最佳方法就是把它設為鬧鈴,而現在,把一首歌設為電話鈴聲,也是一樣的效果。

      白果手上比劃了一下:”是我爸。”然后離開座位走到了陽臺。

      白果把接電話的聲音壓得很低,進才徑自端坐在餐桌前,中間偶然轉頭看向陽臺,發現白果臉上掛著不耐煩的表情。

      “怎么了,被家人數落了?”白果剛一掛掉電話坐下,進才就表示了好奇。

      “還不是我爸要給我安排相親,你說為什么上學時爸媽都反對我談戀愛,說要以學業為重,這一畢業就害怕我嫁不出去似的催得賊緊。”

      進才還是第一次聽說白果家人這么著急她的終身大事,聽到安排相親這幾個字,心中百味雜陳。

       

      “那你打算怎么辦呢?”進才小心翼翼地試探道。

      “―個字,拖!”

      “你確定是拖,不是拍拖?”進才終于吞下提到嗓子眼的小心臟。

      二話不說,白果拿起筷子,往進才的碗里夾了大大的一塊咖喱牛腩!


       

      拉开双腿强制宫交

      <big id="jlljj"><strike id="jlljj"><span id="jlljj"></span></strike></big>

      <pre id="jlljj"><ruby id="jlljj"><ol id="jlljj"></ol></ruby></pre>

        <big id="jlljj"><strike id="jlljj"><span id="jlljj"></span></strike></big>

          <big id="jlljj"></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