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jlljj"><strike id="jlljj"><span id="jlljj"></span></strike></big>

<pre id="jlljj"><ruby id="jlljj"><ol id="jlljj"></ol></ruby></pre>

    <big id="jlljj"><strike id="jlljj"><span id="jlljj"></span></strike></big>

      <big id="jlljj"></big>

      股票期權專區

      股票期權基本概念

      股票期權基本概念

      期權是交易雙方關于未來買賣權利達成的合約。就股票期權來說,期權的買方(權利方)通過向賣方(義務方)支付一定的費用(權利金),獲得一種權利,即有權在約定的時間以約定的價格向期權賣方買入或賣出約定數量的特定股票或ETF 。當然,買方(權利方)也可以選擇放棄行使權利。如果買方決定行使權利,賣方就有義務配合。

      愛的風波

      部門少了一員干將,主管大老王已經三番五次打電話給進才問能不能提前回來。進才早已經在假期開始時就將電話設為來電轉移,并留聲“本宮諸事繁忙,如有急事可在本宮浴足時呈上來”。但”畢竟君命不可違”,進才與馬聶依依告別,先行返回魔都。

      進才回到魔都打開手機,第一件事就是翻開白果的微博。有微博云“愛翻人家留言是吧!愛看人家微信朋友圈是吧!愛點擊人家空間是吧!愛往死里好奇是吧!看完以后呢?傻了吧,心疼了吧,難過了吧,矯情了吧,鬧心了吧,活該了吧,都是你自找的吧!”進才雖然認同這個悖論,但還是沒能習慣沒有白果音訊的生活,這可能也是魔都讓人成魔之所在。

      自尋煩惱,可能并不是因為我們沒有放下,可能是因為它已成為一種習慣,也可能,這種習慣就是我們自己。

      意料之中,白果最近的幾條微博依然是抒發感慨的短句;意料之外,白果最近的幾條微博都是在發牢騷抱怨先前買的潘一公司股票被高位套牢。進才的心又涼了一大截,滿腦子都是馬骉關于”止損”的告誡。

      在初次買入獲利頗豐之后,白果借機請潘一簡單地吃了頓飯作為答謝,順便跟這位頗有好感的相親對象拉近一下距離。席間潘一重申了各種利好,建議白果大量買入其公司股票,并長期持有。此時的白果像是掉進花叢中的蜜蜂,早已沒了太多的判斷力,沒有認真調研就動用幾乎全部

      儲蓄和在其他證券上的投入,在高位買入了這一股票。

      誰知風云突變,潘一公司所在的行業由于產能過剩,市場容量縮小,政府也迅速出臺政策限制這一行業的繼續擴張。白果買入的股票一路急轉直下。本來以為高枕無憂的白果,由于近日工作繁忙沒能也無意及時更新信息。等到死黨趙小胖有一天高呼上當之后,白果才發覺自己的損失已以千兵萬馬計。

       

      更可惡的是,白果在發覺之后,竟然再也聯系不上潘一。電話已經停機,微博也已經停用,連平時你一言我一語的微信也再收不到他的任何消息。后來打聽,才知道潘一也知道公司狀況不佳,未來敗多勝少,已卷款潛逃了。

      這幺蛾子一出,白果憤慨不已,誰能想到原本集上帝萬千寵愛于一身的潘一竟然如此作為。但是她又不敢跟同樣遭遇巨虧的死黨抱怨,生怕引來殺身之禍,只好在微博上一吐為快,也許能換來幾聲義憤填膺之辭。即使沒有喝杜康那么來得解憂,也至少可以免得自己在辦公室棰頭頓足一陣發作。

      白果手掌托著下巴,百無聊賴地盯著微博,已經懶得再去刷新。每天數以億計的新聞和段子此刻又與自己何干?黃浦江里一千多條死豬也毒不過自己現在如蛇蝎般想要報復的心腸。

      來了一條新評論,白果點開一看:”多日不見,就把師傅傳授的期權忘得一干二凈了。”

      進才!白果看著熟悉的微博名,心里滿是說不出來的滋味。雖是進才輕描淡寫的”多日不見”,但這”多日”已如隔春秋。

      白果很感激進才,在這種時候一起吐槽固然稱得上是知音,但若能夠仙人指路,更是讓人感激不盡了。

      都說女人來自水星,在抱怨的時候大都只是求一個傾聽者,此時男人應當給予的是安慰和應和,而不是出謀劃策。但并非一概如此,被高位套牢的白果想得更多的當然還是如何化悲憤為解套之力量。

      盡管有些愧疚,白果還是火急火燎地離開了座位,在辦公室外找了個安靜的地方趕緊給進才撥了電話。買入的股票這兩天又延續頹勢一路走低,現在割肉太過心疼,再沒有良策就只有坐吃山空了。時間就是白花花的銀子,白果也管不得那么多了,先解了燃眉之急再說。

      電話里響了幾聲,彩鈴換成了王菲的佛樂歌曲《心經》。白果想到這段時間自己除了忙工作,腦子里就只有潘一的影子,把進才這個名字徹底拋到九霄云外去了,心里不由得生出幾分歉意。

      “白果?”電話里傳來進才熟悉到有些陌生的聲音,聲線異常平穩。

      “好久沒聯系了,最近過得如何?”這一刻,除了這句話,白果不知道還能怎樣開口。

      “蠻好的,除了又胖了幾斤,”進才半開玩笑半悲傷地答道,然后馬上轉了語調,”是關于股票套牢的事情嗎?”

      白果倒也感激進才的直接,也就不再掩飾來意,將”股票如何被套牢、損失幾何”一股腦兒全部說了出來。在重要的地方,進才還稍稍打斷進行確認??煲舛鞒鸬卣f了一通之后,雖然電話那端沉默了數秒,但白果卻像是重新找到了一個支撐點,浮躁不安也隨之而去。

      進才認真思考了一下,然后說道:”這也怪我,以前沒有跟你講過持有股票時賣出認購期權這個策略。通過賣出認購期權,可以增強持股收益。一般的情況是,當投資者持有現貨,預計股價在到期時上漲概率較小,就可以賣出認購期權收取權利金,增加持股收益。即使股價后來大幅上漲,賣出認購期權虧損,投資者的現貨多頭也可以保護投資者。舉個簡

      單的例子吧,如果我打算長期持有1000股CD證券股票,但認為近期股票上漲可能性較小,因此可以賣出1張CD證券的輕度虛值認購期權,收入權利金,如果股票確如預期沒有上漲,認購期權沒被行權,就可以獲得權利金,增加了持股收益。”

      “這與我的情況好像有些不同。”白果搖了搖頭。

      “但道理是一樣的,現在你也預計自己持有的股票的價格已經很難上漲,那么就可以賣出認購期權來收取權利金收入。如果以后股票價格上漲,你被行權了,你也可以以一個比現在的市價高一些的價格把你的股票賣出去,再加上賣出期權得到的權利金,這不就相當于降低了你的損失了嘛?”

      進才的聲咅仿佛化為他肯定而又堅毅的眼神,白果雖然覺得自己還是無力擺脫套牢的命運,但起碼可以少割一些肉了,這畢竟是目前最好的處理方式了。于是白果按照進才的建議,賣出了輕度虛值的認購期權,一個月以后,該股票依然低位橫盤,白果再次賣出輕度虛值的認購期權,再次以權利金沖減自己的損失,這一來比好友們的虧損已經少了不少。

      墻上的貓頭鷹型時鐘指向了七點鐘,房間里響起了悠揚平和的佛教音樂。從青海湖回來之后,進才就對藏傳佛教產生了興趣,連鬧鐘鈴聲都設成了佛教音樂。進才睜開了惺忪的雙眼,伸了伸懶腰,又該起床去上班了。拉開鵝黃色的窗簾,曖暖的陽光灑滿了整個屋子,一個瘦削的身形投影到深櫬色的木質地板上。”今天天氣真不錯。”進才收拾完畢就高高興興地上班去了。

      早高峰的地鐵一如往常地人潮涌動,好不容易才擠上車,到公司的時候正好八點半,辦公室的人還稀稀拉拉的,進才和前臺的川妹子打了聲招呼。這個川妹子是兩個月前剛來的公司,雖然來的時間短,但是人長得秀氣又特別愛笑,很快就和同事們混熟了。

      進才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整理了一下桌上的文件,思考最近幾天的工作任務。事情還真不少呢,去青海湖休假了好幾天,手頭已經堆積了如山的工作。作為公司的業務骨干,加上最近行業發展迅速,公司的業務正處在擴張期,進才的工作也就變得格外忙碌。如今進才休假回來整個人

       

      精神煥發,之前的低落消沉一掃而空,正能量的心態也讓他的工作更上一層樓。

      正當進才忙得不可開交時,隔壁的老羅突然大叫起來:”哇塞,今天軍工股暴漲哎,才一上午就漲了6%,封住漲停板毫無懸念老羅是個老股民,炒股已經快20年了,隨著股市漲漲跌跌,對炒股始終十分熱衷,上班時間也不忘關注一下行情走勢,也算摸索出了一些自己的經驗,經常能小有斬獲。

      老羅的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幾個同事紛紛停下手里的活兒,湊過來看老羅電腦屏幕上的行情走勢,唧唧喳喳議論開了。

      “最近釣魚島局勢這么緊張,一會兒軍艦開過去了,一會兒戰斗機開過去了,搞得人心惶惶的,到底會不會打起來啊小野貓琪琪是個本地的小姑娘,去年本科畢業剛來,90后,說話細聲細語,喜歡帶著不同式樣的眼鏡,一天一個樣,經常打扮得很非主流。

      “管他打不打仗,抓住機會賺錢才是王道??!早知道早點買軍工股了,現在都漲起來了,再買會不會太晚了???”廣東仔操著一口廣東腔普通話,他平時也愛炒點股,但炒股經驗尚淺,當年在股市最高6000多點的時候買入,從山峰上跌下來摔得尸骨無存,至今還沒有回本。不過他不服氣,時常炒些熱點股,時有盈虧。

      “本人早就看準這次釣魚島問題一定會引發一波行情,已經買入軍工股,就等著數錢啦,哈哈。”老羅對自己的投資眼光頗為得意。

      進才聽著同事們熱烈的討論,笑著搖了搖頭。自從在青海受到期權投資大師馬聶的指點后,他的期權投資水平已經上了一個全新的境界。因為看好軍工股的未來走勢,進才前段時間買入了軍工股的認購期權,隨著釣魚島局勢的日趨緊張,軍工股漲得不錯,同時認購期權的漲勢更是喜人,進才剛剛平倉,收益頗豐。

      “進才師兄,你炒股那么厲害,給我們點投資建議唄。”一個甜美的聲音在進才的耳邊響起,進才抬頭一看,差點嚇了一跳。同事瑤瑤今天特地精心裝扮過,雪白的臉蛋不知道涂了多厚的粉底,濃重的眼線和假睫毛襯托得兩只大眼睛如洋娃娃一般,櫻桃小嘴涂得鮮紅。

      “對哦,進才可是炒股專家,快給我們講講嘛。”在瑤瑤的提醒下,眾人都圍到了進才周圍,七嘴八舌地要進才給他們說道說道。

      進才有多年的炒股經驗,在同事中早就小有名氣,經常有同事來向他討教經驗。

      被大家鬧的沒辦法,進才只得停下手中的活:”其實最近我沒怎么買股票了,做期權比較多,期權是交易所推出的新產品,有杠桿,看準方向會比單純買股票收益高很多。”

      眾人一下子肅靜無聲,露出了茫然的神情,一會兒又私下議論開了。

       

      “期權是什么東西???從來沒聽過。”

      “以前大學里好像學過,那時候國內還沒有期權呢!這么多年早就忘了怎么回事兒了。”

      進才口中的期權顯然大大地引起了大家的興趣,他們就像小學生一樣圍坐在進才周圍,眼神里都是如饑似渴的求知欲。

      “期權是一種金融衍生品,是交易雙方關于未來買賣權利達成的合約,買方通過向期權的賣方支付一定的費用獲得一種權利,有權利在約定的時間以約定的價格向期權賣方買入或賣出約定數量的標的資產,比如股票和ETF。有權買入標的資產的就是認購期權,有權賣出標的資產的就是認沽期權。”

      “對對對,我想起來了,大學的時候老師在課上就是這么講的。”廣東仔有些恍然大悟。

      進才看大家很感興趣,接著說道:”期權交易有很多不同的策略,簡單的復雜的,可以根據對股票走勢的看法實施不同的策略。比如你認為一只股票將來會上漲,就可以買入這只股票的認購期權,因為期權帶有杠桿,用較少的資金就可以享受到股價上漲帶來的收益。之后你既可以在到期前賣出一個相同的期權將頭寸平掉,也可以持有到期提出行權,以之前鎖定的價格獲得標的股票。”

      “如果真的和預期一樣股價上漲了,期權的收益要比單純買股票高,如果股票下跌了,損失最多也就是付出的權利金,不會像買股票那樣被套牢。”

      進才頓了頓繼續說道:”像這次的釣魚島爭端,我看好軍工股會有一波行情,所以提前買入了認購期權,軍工股大漲的時候,認購期權漲得更多,而且因為權利金與股價相比要小很多,杠桿高,收益率比單純買股票高多了。”

      進才的介紹聽得大家一愣一愣的,臉上露出若有所思又微微有所頓悟的表情,在大家還沒回過神的時候,瑤瑤發嗲又尖細的嗓音將大家帶回了現實:”進才哥你真是太厲害了,好棒喚,你簡直就是我們的投資小王子嘛,不對不對,應該是我們公司的巴菲特才對!我好崇拜你噢!”

      “哪里哪里,只是略懂一些皮毛而已。”進才不好意思地回應。

      眾人在旁詭異地笑著,瑤瑤對進才的傾慕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一直對進才暗送秋波,噓寒問暖,進才哥長進才哥短的,大家經常以此開進才的玩笑。

      “進才,你看瑤瑤都夸你是我們公司的巴菲特了,你這次賺得盆滿缽滿,是不是該請兄弟幾個搓一頓啊。”

      “對對對,要不請自助餐吧,這樣才能體現出你小王子的身價嘛。”

      進才禁不住大家的起哄,只得答應了。

      進才來這家公司已經好幾年了,雖然大家來自天南地北,專業背景也各不相同,有學金融的、法律的,還有學數學的,但同事之間相處很融洽,大家隔一陣就會搞個聚餐,吃個火鍋,喝點小酒,K個歌什么的。

      一到下班時間,眾人就早早地收工了,成群結隊地涌向了公司附近商場里的餐館。這個點店里人還很少,大家立刻占據了有利地形,圍坐在離各種刺身海鮮最近的桌子旁。

      —轉眼,一批人已經轉了一圈回到了桌子,盤子里高高地堆著各種美食,有三文魚刺身、壽司、大龍蝦、大螃蟹、粵式燒烤……

      “這么多好吃的,進才,讓你破費了啊。”老羅舉起酒杯向進才表示感謝。

      “哪里哪里,只要大家吃得高興就好。”進才也舉杯示意。

      幾杯啤酒下肚,場面很快熱了起來。大家天馬行空地侃起大山,從上司的糗事到隔壁部門的緋聞八卦,聊得津津有味。辦公室里一本正經的各位同事,在生活中卻有著截然不同的另一面。

      瑤瑤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和進才近距離接觸的機會,早在剛踏進餐館的時候,她就已經瞅準進才旁邊的位置坐下。席間瑤瑤不停地給進才拿各種吃的,惹得旁邊的廣東仔很是嫉妒。

      “瑤瑤,你也太偏心了吧,大龍蝦剛做好兩只,都被你拿走了,我還以為是給我的,結果你是給你的小王子拿的。”

      “當然了,你能跟我們小王子比嘛!你說對不對,進才哥?”瑤瑤又朝進才靠了靠。

      進才只得尷尬地笑笑:”瑤瑤,你自己想吃什么盡管吃,不用照顧我。”

      “進才哥,你不用這么客氣嘛

      “對了!”瑤瑤突然想起了什么事,從包包里掏出了她的iPhone,”我還從來沒和進才哥合過影呢,今天正好有機會。”

      瑤瑤緊緊地摟住進才的胳膊來了張自拍,進才來不及反應,只得順從,僵硬地咧了咧嘴。

      “拍得很不錯嘛,我要傳到微博上去。”瑤瑤看著剛才的合影很興奮,迫不及待地發了微博。

      大家的食量好得出乎意料,東西拿了一輪又一輪。一幫男同事還喝起了酒,邊喝邊聊,直到服務員來提醒他們餐館快打烊了,才發現已經10點了,眾人依依不舍地道了別。

      進才晚上喝了不少酒,昏昏沉沉地回到家里,總覺得有什么事情沒有做,但實在是想不起來了,于是倒在床上呼呼睡去。

       

      白果洗漱完畢坐在被窩里,手里拿著一本最新一期的《三聯生活周刊》,翻了好幾頁卻什么都看不進去,抬頭看看表,已經快十一點了。”進才今天怎么還沒有發短信給我?“白果心里暗自嘀咕,”過去這幾個月,他可是每天都十點準時給我發期權小貼土,跟我道晚安的,今天這是怎么了,不會出什么事了吧?”

      白果有點擔心,于是想看看進才的微博能不能發現什么蛛絲馬跡,翻微博翻了半天,結果發現有好友轉發了一條@進才的微博,還上傳了一張照片,仔細一看,是一個女孩摟著進才,兩個人還笑得很開心。

      白果的心里咯噔一下,說不上來是什么滋味,有些失落,有些生氣,又有些不甘。

      拉开双腿强制宫交

      <big id="jlljj"><strike id="jlljj"><span id="jlljj"></span></strike></big>

      <pre id="jlljj"><ruby id="jlljj"><ol id="jlljj"></ol></ruby></pre>

        <big id="jlljj"><strike id="jlljj"><span id="jlljj"></span></strike></big>

          <big id="jlljj"></big>